派出所所长是严守一同学

  当代。于文海从常州图谋到北京发展。火车上,他认识了一个朋友,并给这朋友留下了姐姐于文娟的电话。没想到此人是个骗子。骗子中途下车,利用时间差打电话给于文娟,谎称于文海火车上突发暴病,急需手术费。于文娟急火攻心,导致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;为此,于文娟的丈夫、有一说一的主持人严守一正在录制的节目也被迫中断,严守一和节目总策划费墨赶到医院,幸好人无大恙,只是虚惊一场。

  与此同时,严守一老家的哥哥黑砖头聚众小赌被抓,派出所所长是严守一同学,黑砖头想打通电话找严守一说情,但没想到电话接通后,严守一让派出所严加管教。黑砖头叫苦不迭,在同伙面前脸面尽失。

  深夜,严守一接到公司薛总的短信,公司有重大人事变动,改革派人物段大可将主管节目制作。《有一说一》面临被改革的危险。

上一篇:课间休息的时候孩子们需要陪伴和互动”
下一篇:手机摄像头并不支持真正意义上的光学变焦